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2 Reads)
每年的六月或者七月,我一直不肯下棉花地,太熱,盛夏的驕陽似火,走在鄉村的田野能聽到大地絲絲燃燒的喘息,以及河流迅速蒸騰時發出的嘩然聲。楓樹葉子般的棉花葉蔫頭耷腦,棉桃爆裂,嗶啵有聲。於是,雲錦般的棉花朵在烈日下便蓬然而脹,發出耀眼的白光。 摘棉花最好選擇在午後。早晨不行,有露水。中午太熱,沒人敢下地。下午稍涼,經過大半天太陽的暴曬,午後的棉花朵開得又白又暄,手指捏住暄軟的棉花朵輕輕往外一拉,蓬鬆柔軟、雪白如絮的棉花朵就從張開的棉桃莢裡脫殼而出。我們把這叫撿棉花,如果連桃莢一起折就叫摘棉花,挺苦的農活,尖尖的桃莢常會把衣服和皮膚劃破劃傷,汗水漫過傷口,灑鹽般痛。摘撿棉花是大人小孩都不太願意幹的活,但又不得干。你不幹,或許有人願意幹,別人替你干了,抓住了叫偷。若讓外人碰上了就狡辯說是走錯了地界。當誰都沒發現,那損失的棉花就成了別人家裡的財產。 那年月,我們臨湖村就有專門偷摘別人家棉花的人家。棉花比糧食產量低。棉花比糧食值錢。那年月,種棉是上面給下面下達的硬性任務。家家必須得種。種棉面積按人口鈞攤。收穫的棉要像公糧一樣按指標上交。在我們村附近,有一農婦,據說因為棉花歉收,或許還有別的不為人知的家庭原因,她把本來要打到莊稼地裡的農藥當作飲料喝了。 收棉花辛苦,種棉花的過程更累人。在那些栽種棉花的年月,農村人把棉花當祖宗一樣伺候,不敢稍有懈怠。我們村有個叫牛頭的人,他家種的棉花是全臨湖最差的。那差,簡直令人羞於提說。別人的棉花棵長得像灌木一樣粗壯茂密,他的棉花棵只有筷子那麼高,分叉又少,直到棉花結桃也不見棉花長高多少。多年如此,牛頭卻不以為意,把村人的指教和恥笑當耳旁風。 棉花的長勢與主人的勤勞有關,不但要及時施肥澆水除草,還要學會科學管理。牛頭家貧,谷糧青黃不接的時節還得靠他老母親,揣個空空的撮箕,彎腰躬背的走東家求西家借米度日,是沒有多餘的錢拿來買化肥農藥的。牛頭不但人懶,還好要面子,不像三叔公,家貧,但勤於拾撿畜糞,倒也把莊稼種得不賴。我母親看他們可憐就曾多次接濟過他們,到打了新米的時候,牛頭母親就又端了裝新米的撮箕挨家挨戶的還米。那是個不多言語的老婦人,那些年,她幾乎低聲下氣的借遍了何姓人家的米。 牛頭家的窮有方方面面的原因,按說,農民之家在那個年月經歷過一場場運動後,差不多都處在相同的起跑線上,大家幾乎都是從包產到戶開始起家的,談不上誰窮誰富。日久,牛頭家的生活為何就比同村人家落後了呢? 本來牛頭家是可以不必種田的。牛頭的父親,作為參加過抗美援朝的志願軍老兵,又立過戰功,當撤出朝鮮後,本來是有留城機會的,但他拒絕了部隊領導的挽留,硬是回到了闊別多年的老家,不能不說那一代人對故鄉對鄉土是有著別樣的情結的。老兵曾說,親近土地就是遠離飢餓。他是在饑饉的年月裡生長的,回歸泥土和擁有屬於自己的土地,是老兵多年的心願!日後,因為這卑微又神聖的心願,抗美老兵沒少挨他子女的抱怨。如果說最初留在東北離鄉太遠,那麼在景德鎮上班算是在自家門口做事了,可老兵最終放棄了做個城裡人的機會,毅然決然的回到鄉下種田。 事實是,老兵並不擅長伺弄莊稼,雖然每次出工收工的路上,都高唱著調子激揚的戰鬥歌曲,他家莊稼地裡的野草雜稗似乎比老美還難於消滅。 牛頭的懶在臨湖村是出了名的。老兵很早就過世了,當家作主後的牛頭懶散依然,偏偏懶人討到了一個勤快的老婆。人家說他娶了老婆等於娶了牛馬,不僅為他生兒育女,見天光就勤扒苦挖在他家的地裡。他老婆的勤快仍然沒有改善他們家的貧窮面貌,卻讓他的老母親放下了多年討米下鍋的撮箕,這也算是牛頭一家的意外造化了。牛頭一家生活的改善得以他一雙長大成人後的兒女,他兒女從沿海寄回家裡的錢,讓牛頭在臨湖村活出了從未有過的尊嚴。 已經好多年了,母親說她已經好多年沒種過棉花了。母親最近一次種棉花是在姐姐出嫁的那一年。為了給女兒陪嫁,娘家總是要打幾床漂亮厚實的棉被的。 做被子裡的棉胎一般要選上好的棉花。棉花經過了機棉機去籽,留下蓬鬆的棉絮,到了年底,走村串戶的彈花匠便有了應接不暇的生意。這時的村莊,在彈花匠有力的指間變得動感起來。我們與伯父家共有的堂屋,因了彈花匠的到來打開了緊閉數月的門戶。要不了多久,彈飛的棉絮就糊滿了房梁和屋瓦。有彈花匠的日子,是我們做小孩子的節日,那時候可能已經放了寒假,我們可以整天圍在彈花匠的身邊,看人家師徒有條不紊地彈花、鋪絮、拉線,用木製的磨盤來回擠壓成型的棉胎。看彈花匠忙活,我們會變得像彈花匠一樣,頭髮眉毛像落了霜般薄薄地鋪了層雪白。小夥伴們你看看我的儀態,我瞅瞅你的模樣,然後為各自的變化大笑不已。 我喜歡彈花匠的到來。我喜歡看彈花匠肩背牛筋大弓,吉他手般瀟灑彈拔的樣子。我喜歡聽彈花匠“叮叮咚咚”彈奏的聲音,在鄉村娛樂匱乏的年代有如諦聽天籟。 彈花匠師徒來自樂安河的那邊,說一口極甜極糯的贛東北方言,比我們萬年土話好聽。師傅個高,略瘦弱。徒弟顯矮,但壯實。師徒倆都不太愛說話。不過,背了師傅,徒弟還是極活躍的。師傅常常咳嗽,祖母說那是師傅的肺裡吸多了棉絮的原因。想想挺可怕的。此後,我便下意識地離彈花匠遠了,可能是害怕那到處飛舞的棉絮會吸進我的肺裡。 祖母曾有一架老式的紡車,在陰雨天裡,祖母常常坐在她家堂屋的大門口,把一籮筐又一籮筐的棉絮紡成細細的紗線,沿著竹籤纏成一個個錐形的棉線砣,然後用來做手工的棉布。由於經過手指不斷地捻摸和揉搓,做出來的手工棉布就不怎麼顯白,手感粗糙,表面泛黃。但祖母把棉布件件小心翼翼地折疊起來,寶貝樣鄭重的放入木箱裡,已知天命的祖母說,等她和祖父老了的那天,好拿出來給兒孫們做孝布。 想到祖母的紡車就想起讀初中時,余干籍的語文老師講《木蘭辭》一課時,他領讀的腔調和發音,初聽時實不好懂,本來是“唧唧復唧唧,木蘭當戶織”的,硬是被湯老師讀成了“雞雞復雞雞,木蘭當呼雞”。明明知道讀音不對,調皮的學生還是惡作劇的大聲學讀。 “雞雞復雞雞,木蘭當呼雞”,一想起,不覺莞爾! 在木蘭年代,想來棉花應該早已有之,並被平常百姓所擁有。棉花的應用、普及,應該和棉花的廣泛栽種有關。如今故鄉已不作興種棉了,即使種,也比不上新疆的棉多棉廣,更形成不了百萬采棉大軍的浩瀚景象。在棉花作為必種作物的年月,種棉收棉是非常勞心費神的事,由於產量的局限性,棉的收入與人們的付出是不對等的,所以就少了栽種的積極性。 早期種棉是一壟壟撒播,苗出來後要間苗、施肥、除草,汗滴棉下土,無跡無影,能撈回個化肥錢就阿彌陀佛了。後來不知是誰發明了“營養缽”栽種法,每缽下籽兩粒,產量倒是提上去了,繁複的操作工序卻更加累人。但總體上說:入總是不及付出。人們種棉的積極性依然不高。 再後來,沒人再強制農民栽種農作物種類,當農民對自己的土地終於有了一定的自主權時,棉就像麥一樣,在我們臨湖村漸漸地走遠成了絕景。 在臨湖,昔日棉花,它曾經,或許現在依然還溫暖著很多人的夢。 在我心底,棉花永遠是一個既溫暖又柔軟的詞語。 在我意識裡,棉花是世上唯一擁有陽光氣質的花朵。

| 4 April, 2013 | 一般 | (3 Reads)
昨天下午去文聯開會,文藝界也弄十二五規劃,作協這塊讓每個人報創作規劃。寫小說的人難報,因為小說這塊基本是想起什麼寫什麼,按計劃走肯定有困難。無奈,我只得說五年中弄一個長篇吧。天知道,我能不能有那個性子把長篇寫完。再說,寫完又怎麼樣?去哪兒發?散會後去公園散步,沒想到,幾天不見,公園裡的迎春枝條碧綠,含苞待放,還有那些山杏,也是舉著一串串的花蕾,看得人心情蕩漾。春天來了, 花蕾最早帶來春的消息。聯想到全國各地各行各業,都在制定自己的十二五規劃,我們國家的春天也開始了,將又是一個豐收的年景。 天氣非常好好,太陽艷艷的,照在身上有一種懶洋洋的感覺。幾個放風箏的老人沖藍天高舉著頭,一根線牽著的彷彿不是那個風箏,而是老人的心。風箏飛得很高,在高空享受著春天的陽光,給了人們一種飄灑的感覺。打懶老婆的那幾個人仍然在那裡運動,春天的風卻已經抹不掉他們滿頭的汗。倒是有幾撥唱戲的,一副三懶的樣子,河北梆子、黃梅戲、京劇,拉的拉,唱的唱,儘管水平實在是業餘,但卻自得其樂,旁若無人,甚至還有人在一邊比比劃劃的糾正動作。更多的人是在鍛煉器材那邊,但每個人的臉上似乎都蕩漾著春天的波紋,像旁邊小河的水,溫暖在肆意的氾濫著,氾濫成一圈圈的漣漪。 春天真好。是陽光送來了春天還是春天送來了陽光?普通的老百姓是不去研究這個的,就像那些花蕾不管誰把春天送來一樣,他們只管享受,只管勞作,把自己辛勤的勞作化作鮮花,化作豐收。

| 14 July, 2012 | 一般 | (2 Reads)
原唱:張惠妹   我知道這樣不好   也知道你的課只上那麼少   我只好不停小考 考到你暈倒   空白的點過就好   作業在你的眼裡只是反覆的抄   以為你上課 是我這學期的驕傲   原來你什麼課都想跨   我不要你的禮物 你的道歉   只要你好好專心上我的一節   就算遲到也好 早退也好   哪個學生上課不發呆 不睡覺   我不要你的承諾 你的可憐   只要你安安分分上我一節   心不在焉也好 應付也好   最怕你把這課當作對我的回答   原來你什麼課都敢跨

| 7 July, 2012 | 一般 | (3 Reads)
昨天下午去文聯開會,文藝界也弄十二五規劃,作協這塊讓每個人報創作規劃。寫小說的人難報,因為小說這塊基本是想起什麼寫什麼,按計劃走肯定有困難。無奈,我只得說五年中弄一個長篇吧。天知道,我能不能有那個性子把長篇寫完。再說,寫完又怎麼樣?去哪兒發?散會後去公園散步,沒想到,幾天不見,公園裡的迎春枝條碧綠,含苞待放,還有那些山杏,也是舉著一串串的花蕾,看得人心情蕩漾。春天來了, 花蕾最早帶來春的消息。聯想到全國各地各行各業,都在制定自己的十二五規劃,我們國家的春天也開始了,將又是一個豐收的年景。 天氣非常好好,太陽艷艷的,照在身上有一種懶洋洋的感覺。幾個放風箏的老人沖藍天高舉著頭,一根線牽著的彷彿不是那個風箏,而是老人的心。風箏飛得很高,在高空享受著春天的陽光,給了人們一種飄灑的感覺。打懶老婆的那幾個人仍然在那裡運動,春天的風卻已經抹不掉他們滿頭的汗。倒是有幾撥唱戲的,一副三懶的樣子,河北梆子、黃梅戲、京劇,拉的拉,唱的唱,儘管水平實在是業餘,但卻自得其樂,旁若無人,甚至還有人在一邊比比劃劃的糾正動作。更多的人是在鍛煉器材那邊,但每個人的臉上似乎都蕩漾著春天的波紋,像旁邊小河的水,溫暖在肆意的氾濫著,氾濫成一圈圈的漣漪。 春天真好。是陽光送來了春天還是春天送來了陽光?普通的老百姓是不去研究這個的,就像那些花蕾不管誰把春天送來一樣,他們只管享受,只管勞作,把自己辛勤的勞作化作鮮花,化作豐收。

| 7 June, 2012 | 一般 | (2 Reads)
如果說相遇是一季美麗的希冀,那麼在希冀之後是否會留下些許的痕跡,在回首的時候能夠將這一幅幅的畫面都點燃,綻放最美的煙花。 ——莫凝 【天涯有你,深藍相伴】 從來沒有想過為什麼,在與你相遇的畫面至今仍然不能夠忘記。從未相識的兩個人可以在初次見面的時刻可以互相玩笑,仿若兩位認識已久的老友,暢所欲言。 你說你喜歡聽故事,總是想要將別人的故事聽來,然後自己在心中慢慢的將其分擔,將其消化。你總是把自己放在一個城堡裡,記錄著自己的點滴心情,記錄著曾經過往。那一刻我還不知道,為什麼你那麼的喜歡城堡,為什麼那麼喜歡將自己放在最深的海域,只是在心中有著淡淡的感覺,你就像那深海裡的魚,總是將自己藏起來,總是害怕自己受到傷害。然而或許這便是你吸引我的原因吧,只是因為與你的相似才將你納入了我的好友範圍,從此之後,便多了一雙尋找我,關注我,疼惜我的眼睛,能夠讓我回首的時候,有那麼一絲絲的溫暖散發至週身,即便是寒冷的冬天也變得因你而融化。 【藍色憂鬱,淡然視之】 與深藍有關,與你有關。你的網名“深海凌魚”總是讓我不自然的便和大海相連接在一起,有時在想,為何是深海的魚,而不是河流裡面的,若是河流裡面的,是否就可以沒有藍色的那一抹憂鬱,始終都如清澈的河水般清新淡雅。 或許這也與你的性格有著些許的關聯吧,些許的霸道,些許的孩子氣,你的這些小性格總是將我的思緒拉進去,想要發自內心的寵著你,呵護著你,然而或許是事與願違,總是有著想不到的事情在其中穿插演繹著,總是在始料未及的時刻擊打著其中牽連的絲線。 那一時刻的我想要將所有的事情放手,不去理會對與錯。然而或許著這中的真真假假已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一份已經付出的情誼,要如何將它復原,沒有裂痕。你總是在勸說著我,開導著我,只是希望我能夠多一時刻的停留,即便是在你的心中已經知道了結局如何。 如果說相遇之後是一幅繾倦的留戀,那麼在這留戀過後又是什麼呢?是否正如他人說的都是愛,帶著恨,只是因為太在意著對方,只是因為將感情投入的太深而無法退縮嗎?還是說這是一種無法語言的塗鴉,只是如煙花般將最美麗的瞬間綻放之後便無影無蹤? 曾經的那一抹淡淡的留戀到如今都化為一紙離殤,用墨色的筆端刻畫著一幅幅空寂的輕靈,只為將你刻在心間,只為將你渲染上屬於我的那一道筆跡,便以滿足。 【一曲離歌,雪落無痕】 那天你說:你難道沒有話要和我說嗎? 我說:有,你要做好心理準備!我要離開這個地方! 你的沉默我懂,只是我太過有心無力。如果幾個人的相遇所換來的結果無非是各分東西,那麼是否會有一種選擇可以將這次的相遇抹去,將這其中的是是非非擦淨,只留下最美的宴席,與你們一同品嚐著這裡面的甜蜜? 或許你我無非只是彼此的一片雪花,在大雪紛飛的季節為你我提供了一個大的空間可以自由自在徜徉其中,相依相偎,手牽手的一起走向下一個小站。在經歷了狂風肆意的撕扯後,大片的雪花開始化為星點潔白灑向西方,留下的是一抹迷茫的,寂靜的風景,仿若一座孤城般坐落在風中,沒有了原來的溫度,沒有了原來絢麗。之後便是沒有了定點的痕跡,只是一點水漬輕輕地隨風而逝。 我以為這樣便可以永遠的脫離你們的視線,然而你的那一篇文字將我心底深處的那一抹繾倦的記憶再次的呼喊出來,都化為一滴滴晶瑩的淚水來洗滌著這一時刻的墨漬。而那文字間中所融入的深深地傷感,總是在我毫無防備的時候刺進了心間,生疼的感覺也隨著這一刻深深地放在了最為敏感的地方。 【輾轉流離,淡淡相望】 無論曾經如何,我只知道現在的你在某個角落靜靜地守護著我,你沒有過多言語,卻將整顆心都化為一股濃濃的溫度來將我包圍,告訴我這個冬天不會冷。 如今,若相遇是一抹流離的片尾曲,那點點音符則是你用守護來為我划動的印記,刻在心間,彼此淡淡的相望,便已知足。

| 2 May, 2012 | 一般 | (2 Reads)
已經很久沒有回老家了,每次吃飯的時候都會不知不覺的想起母親的雞蛋羹。特別是自己生病的時候,好像那時要是能吃上母親做的雞蛋羹病就會好了一大半。也許對於這道菜的喜愛除了味道還夾雜著越來越多的對母親的思念和對往昔美好歲月的追憶。 記得小時候,家裡很窮,能吃上大米飯都是很奢侈的事情,我身體弱,母親總會攢上幾天的雞蛋做雞蛋羹給我吃小灶。 每次母親做雞蛋羹時,我都在一旁靜靜的看著。雞蛋羹的做法並不複雜,但要做的好吃就有很多講究,要注意火候,加水,放氣等一些細節。把雞蛋在碗裡用筷子充分打散,加入適量的油,鹽,雞精,花椒,蔥花,蝦皮拌勻。然後就是最關鍵的一步向打好的雞蛋液裡放水,這個必須用溫水,不能用冷水或是熱水,冷水蒸出來的雞蛋羹不夠嫩滑,熱水容易把蛋液沖成蛋花。放水的多少也是很有講究的,蛋和水的比例是1:2,就是一個雞蛋要加2個蛋殼那麼多的水。接著就是上火蒸了,在蛋碗上反扣一個盤子防止水蒸氣進入影響味道。水開之後立刻改中小火蒸上十五到二十分鐘。在中間還要放一下氣以免蒸成蜂窩狀。這樣一碗香噴噴的雞蛋羹便可以出鍋了。 你可別小看這小小的雞蛋羹,它可是老少皆宜的營養美食,它容易消化吸收,雞蛋裡所含的維生素H,可使人體細胞再生,保持皮膚亮澤,防止皮膚炎發生;它所含維生素B2,是預防癌症的最經濟有效的方法;蛋中所含乙?膽鹼也可增強記憶,緩解老年癡呆。有關資料顯示一個重為50克的雞蛋產生熱能318千焦,用它可以走路32分鐘,騎車23分鐘,或者跑步15分鐘。據《妙藥奇方》記載:雞蛋可治感冒、久咳不止、便秘、頭昏多淚等。對於想減肥的朋友雞蛋羹也是補充營養不長脂肪的佳品。 剛剛出鍋的雞蛋羹色澤美觀,上面浮著一層薄薄的油,嫩黃色的雞蛋羹上點綴著翠綠的小蔥段和銀白色的蝦皮,色澤誘人,清香撲鼻,香味四溢,表面光滑軟嫩如腦,含一口在嘴中,入口即溶。爽而不濁。既有雞蛋本身的香醇,又有蝦的海鮮滋味,再加上香蔥的味道,優雅芬芳,滑潤適口回味無窮。 好久沒有吃到母親做的雞蛋羹了,雖然也常常打電話問母親其中的訣竅,可自己做出來的還是不及母親,總像缺了點什麼,日子久了好像對菜的思念也成了對家鄉對親人的思念。漸漸的明白了那學不來的味道就是母親對兒女的疼愛和關懷。還有在兒女歸家時的喜悅。也許兒女們也會從每份食物裡品味到做菜人的良苦用心吧。 文章來源:Colin Randall | | 心的強健與寧靜 |老夫子部落格 | 郭郭的BLOG |茶色姍姍之行攝世界 | 檸檬香的BLOG |睫毛彎彎的BLOG | 道家子弟 |藺瑤的BLOG |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已經很久沒有回老家了,每次吃飯的時候都會不知不覺的想起母親的雞蛋羹。特別是自己生病的時候,好像那時要是能吃上母親做的雞蛋羹病就會好了一大半。也許對於這道菜的喜愛除了味道還夾雜著越來越多的對母親的思念和對往昔美好歲月的追憶。 記得小時候,家裡很窮,能吃上大米飯都是很奢侈的事情,我身體弱,母親總會攢上幾天的雞蛋做雞蛋羹給我吃小灶。 每次母親做雞蛋羹時,我都在一旁靜靜的看著。雞蛋羹的做法並不複雜,但要做的好吃就有很多講究,要注意火候,加水,放氣等一些細節。把雞蛋在碗裡用筷子充分打散,加入適量的油,鹽,雞精,花椒,蔥花,蝦皮拌勻。然後就是最關鍵的一步向打好的雞蛋液裡放水,這個必須用溫水,不能用冷水或是熱水,冷水蒸出來的雞蛋羹不夠嫩滑,熱水容易把蛋液沖成蛋花。放水的多少也是很有講究的,蛋和水的比例是1:2,就是一個雞蛋要加2個蛋殼那麼多的水。接著就是上火蒸了,在蛋碗上反扣一個盤子防止水蒸氣進入影響味道。水開之後立刻改中小火蒸上十五到二十分鐘。在中間還要放一下氣以免蒸成蜂窩狀。這樣一碗香噴噴的雞蛋羹便可以出鍋了。 你可別小看這小小的雞蛋羹,它可是老少皆宜的營養美食,它容易消化吸收,雞蛋裡所含的維生素H,可使人體細胞再生,保持皮膚亮澤,防止皮膚炎發生;它所含維生素B2,是預防癌症的最經濟有效的方法;蛋中所含乙?膽鹼也可增強記憶,緩解老年癡呆。有關資料顯示一個重為50克的雞蛋產生熱能318千焦,用它可以走路32分鐘,騎車23分鐘,或者跑步15分鐘。據《妙藥奇方》記載:雞蛋可治感冒、久咳不止、便秘、頭昏多淚等。對於想減肥的朋友雞蛋羹也是補充營養不長脂肪的佳品。 剛剛出鍋的雞蛋羹色澤美觀,上面浮著一層薄薄的油,嫩黃色的雞蛋羹上點綴著翠綠的小蔥段和銀白色的蝦皮,色澤誘人,清香撲鼻,香味四溢,表面光滑軟嫩如腦,含一口在嘴中,入口即溶。爽而不濁。既有雞蛋本身的香醇,又有蝦的海鮮滋味,再加上香蔥的味道,優雅芬芳,滑潤適口回味無窮。 好久沒有吃到母親做的雞蛋羹了,雖然也常常打電話問母親其中的訣竅,可自己做出來的還是不及母親,總像缺了點什麼,日子久了好像對菜的思念也成了對家鄉對親人的思念。漸漸的明白了那學不來的味道就是母親對兒女的疼愛和關懷。還有在兒女歸家時的喜悅。也許兒女們也會從每份食物裡品味到做菜人的良苦用心吧。 文章來源:California Insider |東風臨夜冷於秋 | 何兵 立馬軍都 |中外酒店官方部落格 | 趣味健康 |水魚的幸福時光的BLOG | The Blog |世紀大講堂的BLOG | 曉陽 .視覺  BLOG |陳朝華部落格--報縫裡的詩人 |

| 29 April, 2012 | 一般 | (3 Reads)
天變得晦暗,雲又開始諳啞,它低低地垂壓著故鄉的屋頂,細細淺啜。 炊煙瀰散,暮色四合,我的心也被結結實實地包裹了。 黃昏就在這個時刻默默地敞開了自己,世界被黑暗佔有,殘陽的微光也漸次消隱,儘管它竭力聚攏著大地的餘溫,而夜卻始終黑著臉,我知道,黑暗是永遠拒斥光明的。 淅淅簌簌的葦間風,讓我聽到了黃昏的聲音,茭白如墨,泛著水的銀光。這時心底的傷感倏忽從塘底浮了上來,讓你的手訕訕的,左支右絀,電擊一樣的刺痛。 風繼續咿呀地吹著一首未名的曲調,噓唏如老舊的胡琴,那細密蒼涼的音符,吹碎了曖昧纏繞的浮萍,也拉彎了搖曳如燭的蒲葦。 恍惚間,我似乎看到了一個手甩著柳條的孩童,他打著赤腳,戴著草帽,在泥濘的田塍上奔跑,越跑越遠,出離了我目力所及的地方。我在他身後拚命地追趕,卻發現我走出的只不過是我的夢境。 我擦乾了在夢境中因奔跑而落下的那份溽熱,覺得自己像是一個丟失了家園的孩子。那來自故鄉野地的風,將兒時那樣一個黃昏的回憶帶給了我,但它又是那樣的不完整,殘損地讓你沒有勇氣去面對。我的炊煙,我的故鄉,你是不是在生我這樣一個遠行遲歸遊子氣啊? 在這樣一個城市,在這樣一個午夜,故鄉啊,你知不知道,你的孩子在這喧囂中低舊的一隅,竟沒有一扇可以探尋你身影的窗子。 我又一次躺下了,在這個蠶蛹一樣窄小的屋子,閉上眼睛,想去繼續我那未竟的殘夢了。不知道那樣一個暮色四合的黃昏是否願意再次接納我,如果可以,我願意再一次袖住寒冷徒步走向野地。 我的腳磨破了,腳趾被圍困在硬邦邦的高腳靴裡,汗水混雜著劣質膠的酸澀,讓我感覺到了隱隱的疼痛。 突然,那個打著赤腳的孩童,像暗夜裡閃耀的螢火,精靈般恍出,朝我招了招手,嘻嘻一扭頭,向暮色更深處走去了,我頹然地倒坐在空寂的野地,無助地哭了,像個委屈的孩子。淚順著靴管滲入了腳底,竟像是一地乾涸觸碰到了久違的甘霖,剎那間,我頓悟了,雙腳用力甩開了鞋子的束裹,此刻我才驚訝地發現,身上塵濁的碎屑開始慢慢抖落,竟有了飛昇的輕盈。 我不再哭泣了,因為我知道,在黃昏,總會有那麼一扇門始終為我敞開著,門外站著的,是我用盡一生遙望的和遙望我的親人。 文章來源:The Walk-Through |伴生樹 | 章立凡的風雨讀書樓 |haiyueshimeng的BLOG | 《藝術創想》雜誌互動空間 |黃雅莉的BLOG | 香草咖啡00的BLOG |深圳先生——黃鶴的blog | 陳平:遊走在東西方 |Democratic Presidential Debate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3 Reads)
在4米/秒以下的風速中,調整船向下風傾斜行駛和保持船體水平行駛。在小風中船體的傾斜程度是非常容易控制的,利用船員的身體控制船體向下風傾斜5O左右。傾斜是使帆在重力下有較好的形狀,產生最大的浮升力,有利於船的速度。   船體水平行駛是為了更好的符合帆船理論設計,減小水下阻力。另外,根據風的梯度變化,離水面越高風力越大的原理,帆船水平行駛時,桅桿的高度最高。   在中、大風時,帆船迎風行駛中,基本上要保持船體是水平的;在做迎風偏轉減小風向角時,船體稍微向下風傾斜幾度;在做順風偏轉加速時,也可向上風傾斜幾度;在大風中,船體的傾斜必須在船員的控制能力範圍內。   迎風直線駛的操作技術中,控制船體平衡,除依靠身體的移動外,主帆和舵的協調配合是保持船體平衡的最好辦法。   迎風直線駛的人員位置   在4米/秒以下的風速中,人員的位置通常應該向前移動。   在4-10米/秒的風速時,人員位置要稍向後移動。在難控制船體平穩時,人員位置還須再稍向後移。   如果在10米/秒以上的風速中,人員位置應比中風時再向後移。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3 Reads)
《我的意外的老公》是一部好萊塢浪漫愛情片,不知道為什麼,一直沒有在美國公開上映,反而在歐洲都先演過了。難道這部片比較有「歐洲電影」風格嗎?好像也不是。不過看完這部片之後,我突然想起林青霞。前陣子她說有可能復出,讓我很意外,結果說有個什麼以前跟她合作過的過氣女演員跑出來,說林青霞不應該復出,應該把「舞台」留給年輕人。全世界有多少「非年輕人」的女星,至今仍活躍在電影中,她們什麼時候跟年輕人「搶舞台」了。想想蔡明亮的《臉》中的珍妮摩露(八十一歲),以及年紀越大情慾戲越多的伊莎貝拉雨裴(五十六歲),林青霞才五十出頭而已啊,有多少精彩的角色等著她來演啊。 反而是這部好萊塢電影《我的意外的老公》,讓大家見識到了「超熟男女」的浪漫。本片的三位演員鄔瑪舒曼(三十九歲),傑佛利迪恩摩(四十三歲),柯林佛斯(五十歲),一個比一個浪漫,一個比一個有性魅力。我很懷疑是不是因為本片的演員太「老」,所以至今還沒在美國公映,台灣觀眾可以看到這部片還真幸運。其實這是一部非常簡單,非常好萊塢公式化的電影。女主角是我最討厭的一種人,就是寫書教人怎麼處理感情關係的暢銷女作家。有一次因為她的專家意見,害別的伴侶分手,於是被報復。一個印度小鬼駭進計算機,竄改了她的數據,讓她莫名其妙跟別人結了婚…… 這部片如果要談故事,真的會很無聊,因為這真的是一部普通的好萊塢片,俗套到不行。可是,演員實在太有魅力了。女主角鄔瑪舒曼也是製片之一,這部片讓她發揮了身上的喜劇天分。她之前演過一部音樂片《金牌製作人》,搞笑到我差點認不出來。這個女演員身材修長,有時候可以很端莊,有時候可以很凶狠;不過,她實在很適合演那種高大性感的「傻大姊」,可以當歌蒂韓的接班人。至於兩位男主角,各有各的浪漫方式。傑佛利迪恩摩留了點鬍渣,笑起來像個孩子,全身散發著熟男的魅力,而且他是演最具性幻想的消防隊員;而五十歲的柯林佛斯,則延續了他在《BJ單身日記》裡文質彬彬的形象,而且他在片中所展現的情人風範,也讓我想起《B》片,簡單地說就是,誰看了都想嫁他。總之,看這部片的三個演員耍寶,樂趣無窮。 值得一提的是本片的音樂。因為片中有些印度背景,所以出現了今年奧斯卡兩項大獎得主-《貧民百萬富翁》作曲AR Rhaman的音樂,還有一首插曲〈Ever Fallen in Love

Next